奶汁烤菜婆婆和魔法鸭子

编辑:萦回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4 10:21:10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概述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书    名
奶汁烤菜婆婆和魔法鸭子
作    者
安房直子 著/伊势英子 绘
译    者
彭懿/周龙梅
ISBN
9787221103109
出版社
贵州人民出版社
出版时间
2014-9
装    帧
平装
丛    书
蒲公英海外优秀儿童文学书系

奶汁烤菜婆婆和魔法鸭子内容简介

编辑
有一位老婆婆特别喜欢吃奶汁烤菜,她有一只专门用来做奶汁烤菜的盘子,盘子中间有一只小黄鸭子的图案。小鸭子会施魔法,它能给老婆婆变出各种做奶汁烤菜的材料来。可是,有一天,小鸭子唱着:“盘子里的鸭子,不可思议的鸭子,无论何处都可以去的鸭子……”从盛奶汁烤菜的盘子里,嘣地蹦了出来,吧嗒吧嗒地走上了大街。哪里有更好玩的地方呢?它想?

奶汁烤菜婆婆和魔法鸭子丛书信息

编辑
蒲公英海外优秀儿童文学书系 (共7册),这套丛书还有《女巫的猫》,《肯尼和大怪龙》,《火车头1414大冒险》,《小木马历险记》,《露露和宠物雷龙》 等。[1] 

奶汁烤菜婆婆和魔法鸭子读者评价

编辑
器物,一段关系 :耐人寻味安房直子新译《奶汁烤菜婆婆和魔法鸭子》
日本儿童文学作家安房直子(1943—1993)的作品治愈段数极高,大小读者读过之后常常难以忘怀。如若追究个中缘由,只能说因为她的文字温暖如醺,其中的意境、情调在四散开来之后兴尽而返,最终又能重新归于人间道途。在这往来之间,安房直子以渐次升华的笔调,将人情世界中可怜可叹可忆可念之事都放在魔法的时空中重塑。结果,当年情境不再令人叹惋,而是或漫溢芬香,或谐趣抑扬,或渐次舒畅。
今年新译成中文的这本《奶汁烤菜婆婆和魔法鸭子》有着一个如此低幼趣味的名字,几乎是安房直子现有译本中最浅白无华的一个,但是其间平易的内容在延续治愈功效的同时也并不缺乏深度。翻翻这薄薄的书册,所叙真是轻松闲适。不过是盘子上的鸭子下到人群里经历的一段不像冒险的冒险。安房直子早在她的《鹤之家》中就告诉读者,器物承载着不可思议的灵,那灵采用的是日本古老观念中的灵魂形状——鸟,比如盘子上慢慢显现出来的丹顶鹤群,就是一个人类家族的灵魂寄居。时机到了,那灵便能在人前赋形而飞。奶汁烤菜盘子上的鸭子也是这样的灵。它赋形而出的契机大体上和丹顶鹤群有类似之处。后者是要拯救且祝福家族中唯一自无常中幸存下来的女孩儿,而鸭子则是因为感知到烤菜盘子的主人老婆婆深陷魔法给予的安逸,日渐丧失生存的活力,于是它念动咒语,从盘子中走出来。那魔法也随之离开独居的老婆婆,一切又归于日常了。鸭子从此可以去旅行,抑或去冒险了。
在人世行走的旅途中,鸭子先后遭遇过两个人。一个是生活舒适,喜欢煲电话粥的年轻女士;另一个是尚无太多生活阅历的小男孩儿。前者因其散漫、健忘,最终被鸭子嫌弃,离她而去。后者则是主动让鸭子离开,生怕成人会伤到这只魔法鸭子。令人生疑的是,既然婆婆和年轻女士都能接受这只鸭子,为何小男孩儿的妈妈却无缘见识它的厉害?显然是因为小男孩儿,他不相信成人的世界里有这鸭子的一席之地,因此他毫无将这个秘密鸭子介绍给妈妈的打算。这在众多的童话故事中几乎已经成为常识,只是在安房直子的笔端确实有些少见,所以她必须让鸭子在情急之下忘记与那些成年人相识、交往的安全经验。这样,在鸭子与人的生活史中便出现了一道分水岭,如果此前人、鸭的安然共处算是日本人信仰“万物有灵论”的延续,那么到了小男孩儿这里,鸭子的存在及其隐喻象征已经获得更新,并最终达到了扑朔迷离的程度。
回顾一下他们俩的相识相处,或许可以让人领悟些什么。那时,寒风中,小男孩儿只穿一件衬衫在车站等妈妈,鸭子见他瑟瑟发抖,决定给他温暖。但魔法只有伴随着它在器物上的附着才能奏效,于是它飞到了小男孩儿的衬衫上。就如同给布匹染色、印花一样,一个全新而奇妙时刻随即降临。一时间,那孩子看到了阳光和蒲公英,也感知到了光与暖。这几乎就是安徒生的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和宫泽贤治的 《风又三郎》的续篇。只不过,前者中的魔法只是心之眼的幻影,而后者当中,孩童的感觉总让人迷迷糊糊,无法确知他们的执念是否为真。安房直子却把幻影和执念都写成了文字上可触可感的真。何况,这仅仅是一个开始,之后那孩子就变得内心满满,不再孤独。直到一天妈妈要洗这衬衫,孩子情急之下催促鸭子离开,还确信自己的心更愿鸭子存在下去,这胜过它被放在机器中搅来搅去。为了鸭子的安全,他愿意经历寂寞。
鸭子挑剔婆婆对它的过度依赖,抱怨健忘女士头脑短路,但对小男孩儿的赤子之心始终无话可说,以至于安房直子在书写完车站奇遇之后,只能快速地走向他们的别离。鸭子无意中落在了衬衫胸口的位置,就那样靠近了一颗赤子之心。它为小男孩儿变食物,唱歌谣,讲故事。它在他面前第一次感受到自然而然的施与之乐,而这施与的前提居然是小男孩儿对孤寂的承载和接纳。在这个意义上,这个心胸火热的小孩儿变成了鸭子能找到的最好的容器,而互相的容纳使他们两个经历了最辉煌、最纯粹的一段关系。这种理想化使安房直子笔触怯然,乃至并不多做展开,便抵达了为知己宁可孤寂的告白。
这也许就是鸭子一直寻找狭窄地带容身的真正意味。人群中即使再拥挤、再热闹,也全然不是可以实施魔法的狭窄地带。附着于不同的器物,因器物之媒而与他人相遇,之后从非同质的对方身上寻找契机,点燃魔法,去经历一段段或貌合神离,或形神相随的关系。这真得令人疲惫又快乐,寂寞又温暖。值得安慰的是,蹒跚行走的鸭子如此幸运,因为赤子之心搏动的温暖与承载把喜欢挑剔的它变得心胸有容,也更有行动的力量与勇气。于是,这鸭子接受偶然性的安排,仅仅借助气球的提携便恢复了飞行的本领,并最终找到了那扇能够接纳自己的窗口。这窗口不仅明亮,而且从中飘出食物的香气,更重要的是经由它,鸭子和老婆婆重逢了。最后作为灵的鸭子像普通的家禽一样需要吃食,它就像容器一样承载吞食之物,用赤子之心融出的性情开始去承载另一段人、鸭关系。只是,它还会离开,再去冒险吗?如果它甘愿停留,那你我呢?[2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文化 出版物